梦露御用摄影师席勒,席勒怎么死的

劳伦斯·席勒(Lawrence Schiller)是玛丽莲·梦露的摄影师。1962年,他为梦露的电影《双凤奇缘》拍摄了一组经典剧照,这些剧照曾在洛杉矶展出。他告诉了记者这些剧照背后隐藏的梦露。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席勒拍摄的这组照片是梦露十年来首次同意拍摄裸照,而她的动机很明确,她要向20世纪福克斯公司证明,作为女明星,她的价值不亚于世界上的任何女演员。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这组照片中的一张登上了当年《生活》杂志的封面,同时这一期的杂志也成为了最为经典的一期:玛丽莲·梦露娇滴滴地赤裸着身体倚在游泳池的边缘,她张嘴大笑,风情万种,仿佛是想让观众也跳入水中畅游一番。这张照片拍摄的几年后,席勒六岁的女儿给出了非常精辟的评论,“这招照片什么也没有露,却告诉了我们所有的东西”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这张照片拍摄于梦露死前四个月,从照片中我们看不出一点崩溃的迹象。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梦露清楚地知道她的身体和脸蛋在光线照耀下会是什么样子,任何时候,她都知道镜头正在捕捉什么”,摄影师劳伦斯·席勒说道。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关于如何表达情绪,梦露很少需要人指点,”席勒告诉记者,“如果你给她一条围巾,她就知道怎么摆出天真无邪的姿势,就像小孩玩玩具一样;而如果你给她一件浴衣,她更清楚如何适时地显露自己的身体。如果她这么做,伊丽莎白·泰勒想都别想登上任何杂志的封面。”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她正在表演,正在照相机前扮演她的角色,这和她在摄影机前没什么两样。”席勒说,“梦露拥有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她把它们装进房间,然后关上门。门一关闭,她也就不再消极了。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这组照片展现的梦露就像公众对她的认识一样,毫不费力便可风情万种。

肯尼迪遇刺、黑人民权运动、越南战争……对摄影师而言,如果能够亲历其中任何一件,那足以使其的职业生涯获得莫大荣耀。对于美国摄影师劳伦斯·席勒来说,最让众多摄影师嫉妒的远非于此,而是他为玛丽莲·梦露拍摄的一组裸体戏水照片。昨日,席勒带着其摄影生涯74张经典照片———总统竞选败给约翰·肯尼迪的尼克松、刺杀约翰·肯尼迪的奥斯瓦德、倡导种族融合的马丁·路德·金、参加越战的美国士兵、反对越战的拳王阿里、引领迷幻剂风潮的提摩太·李尔利等,来到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举办《梦露和美国六十年代》个人摄影展。该展览之前曾在北京798进行,昨天,席勒在接受早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言语间很少谈及他与梦露的关系,显然此前,关于梦露,他已经说得够多了。面对早报记者,他更多的谈到前不久辞世的美国著名作家诺曼·梅勒。他表示,诺曼·梅勒是他一生中最好的搭档,梅勒是二战后美国少数能写他所想的人,为此他在诺曼·梅勒的葬礼中做了演讲。同时,他透露,下次他的个人摄影展可能移师上海。

“诺曼·梅勒改变了我的人生”二战后美国的“文学良心”诺曼·梅勒两度获得普利策奖,向来以洞察、热情、不妥协和原创精神闻名于世,不吝惜各种言辞,对美国社会发表不同意见。作为与梅勒关系最铁的哥们和好搭档———摄影师席勒评价他———“一个伟大的灵魂,我很荣幸跟他一起有过这么多合作,是他改变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的人生。”而事实上,因为梦露的去世,才让席勒得以结识梅勒。“梦露去世那年,我与其他曾拍过梦露的摄影师举办联展,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参观者。我想有这么多人喜欢梦露,为什么不为她出一本书呢?”此时有人向席勒推荐了作家诺曼·梅勒。几次交谈后,他们就一拍即合决定写这本书。“梅勒以强烈歧视女性而著名。当时正是女权运动兴起的时候,他又是男权主义者,他有一种天然的张力。他写政治、写战争,却没人看过诺曼·梅勒写女人,现在他要写玛丽莲·梦露,每个人都会想看他到底写了什么。”但第一次合作,让他们不欢而散。“直到他读了我为《刽子手之歌》采访的素材后,我们对彼此的了解才深了起来。”席勒表示,当时梅勒跟他说想将《刽子手之歌》以书籍的形式合作出版,他同意了合作。正是此书为梅勒赢得第二次普利策文学奖,该书也成为当年畅销书。接下去,他们又合作了《奥斯瓦德的故事》等书籍,也都是席勒采访,梅勒创作。随后,梅勒告诉他“漫长的六十年代”的尽头“是电视时代”,为此席勒辞去了摄影师的工作与之合作,梅勒写剧本,席勒担任导演和监制,制作迷你剧集《刽子手之歌》,又得了艾美奖。“其实我早年有‘阅读障碍’症状,这是源于我的学习经历,不过,是梅勒和我的第一任太太让我得以改变。”席勒告诉早报记者,他从14岁开始摄影,15岁获得了第一个摄影奖项,让他在摄影上感觉巨大的成就感,在此后高中、大学的学习中,他会经常逃课跑去美国各地拍摄各种照片,这也让他只能通过照片去向外表达感情,对文字出现了排斥心理。不过,与梅勒相处以后,让他明白了文字的力量,他采访的口述内容和碎片式的文字在梅勒的笔下变得如此与众不同,也使席勒对文字也产生了热爱。席勒透露,在合作中,有时候也会与梅勒有一些不快,但是梅勒从来没有因此有什么微词,要知道梅勒本身的脾气就不太好,能对他这样很不容易。“就是这样,让我从错误中存活了下来。”这两年,到中国11次从2005年开始,席勒先后11次到中国采访,从芭蕾舞演员到电影导演,从画家到先锋艺术家,他几乎接触了中国各个领域的艺术工作者。席勒第一次来到中国,缘于他拍摄的有关美籍华裔警探李昌钰的电视剧,央视10套要求买下该剧的播放权。“不过我第一次来中国并不是去北京,而是去了昆明。”但是他在昆明的经历,改变了他对中国的看法。[FS:PAGE]席勒说,他在昆明时看到当地政府要拆一幢很古老的伊斯兰风格建筑,盖新的住宅楼盘,而这个建筑恰恰又在当地最大的博物馆边上。对此他感到郁闷,他决定去拜访一些中国的艺术家,了解他们的状态。“在拜访中,一位搞艺术的中国朋友讲述了他们一家人从1933年至今经历的故事,让我产生了想写一本关于中国历史的书的想法。”席勒说,他以前只是看地图知道中国幅员辽阔,现在采访接触中国家庭,让他对中国有了更深的了解。他已采访了37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和他们的父母,并着手开始写作。有望在2008年底,出版这本书,暂定名为《1933-2001年的中国: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内容选取对5个家庭的采访,并有意把此书拍成电影。席勒觉得现在的中国有一方面很像1960年代的美国,就是变化非常快速、迅猛,英雄辈出。“这个时候不能没有我。”他说。他把自己镜头记录下的1960年代美国通过摄影展的形式带到了中国,第一次当然放在北京。“虽然现在很多地方要求我去举办个人摄影展,但是下次举办摄影展最有可能是在上海,因为美国大使馆已经提出将赞助我在上海的展览,但是我还没有给他们答复。因为我在考虑是放在上海的高校内展出,还是放在其他地方。”

美高梅网投app手机版,梦露御用摄影师席勒,席勒怎么死的。埃贡席勒


多个出生于美好家庭的人,往往能收到到进一步理想的教诲。埃贡席勒正是落地在三个家中条件优厚的骄子。阿爸是火车站站长,阿妈出身华贵。那位幸运儿在年级不大的时候被其图案老师发掘了她异于常人的图腾天分。纵然接受高教求学之路走得并不顺手,不过埃贡席勒对于画画的古道热肠却一刻也从没减掉过。

必发365手机版登录 ,自家抱紧自个儿,本身是置之不顾的,周边是数不尽的荒地。全数的驾鹤归西,都是来自于此。

美高梅网投app手机版 1

是今儿晚上写的,当时脑子里想的可能席勒,闭眼的那一霎那,就顿然有了这种感到。

网站地图xml地图